起底未来集市:拉人头奖励机制被指涉传 相关公司账户被冻结 -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2 "/>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网络文化 >

起底未来集市:拉人头奖励机制被指涉传 相关公司账户被冻结

点击:41284
  

  涉嫌传销的疑云笼罩着上线不久的未来集市APP电商平台。

  2019年7月,主打分享式“圈层电商”的未来集市APP上线。根据未来集市公布的数据,上线至今,该应用已拥有150万付费用户和15亿的平台交易额,并于今年7月完成一笔来自360金融的数亿融资。

  然而,未来集市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上线十天即被微信关停,理由是“涉嫌违规分销”;9月2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则行政裁定书再度将创始人吴召国和他的未来集市拖入舆论漩涡。

  裁定书称,广州未来集市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未来集市”)通过设立“未来集市APP”电子商务平台涉嫌从事传销行为,与之相关的7家公司的13个账户遭湖南省衡阳县人民法院冻结。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暗访发现,未来集市APP实行缴费加盟、拉人头、多层级奖励机制的营销模式。法律人士指出,依据《禁止传销条例》,未来集市的这一经营模式涉嫌非法传销。

  10月12日,澎湃新闻针对上述情况致电未来集市,未获得回音。

  未来集市APP截图,用户须先投资399元购买会员礼包后,在平台填写(或扫描)邀请码注册网络投诉:

  上线3月投诉不断,有消费者称陷退款难

  “购物省钱,分享赚钱”是未来集市自上线之初就打出的口号。

  陕西西安的王悦(化名)今年8月经朋友介绍花399元成为未来集市的一名普通店主。依照规定,她不仅可享受购物优惠,分享链接给他人并成功销售后也可获得一定比例的提成。

  但她很快感到失望。王悦向澎湃新闻称,8月初她下单一款商品,发货前她意识到选错商品,遂点击取消订单,并要求退款。此后一个月内,平台并未发货,也未处理她的退款请求,“客服回复永远是让我耐心等待”。

  王悦说,9月15日,情急之下,她在新浪微博发帖求助,几天后,她的退款终于到账,此后再也没有使用过未来集市,“这样的售后服务怎么让消费者放心?”

  澎湃新闻注意到,截至10月11日下午4点,上线仅3月有余的未来集市仅在黑猫投诉平台就有800条投诉,其中大多数消费者都称遭遇了和王悦一样遭遇“不予退款、服务不到位、联系不到客服”等维权困境。

  部分消费者投诉称,在未来集市所购的运动鞋被“毒”APP鉴定为假货,寄回商品后也同样陷入退款难。有消费者甚至吐槽:“网购十多年,从来没有这样的平台。”

  工商资料显示,未来集市APP所属的广州未来集市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1月29日,注册资金为1000万。

  黑猫投诉平台上消费者对未来集市的投诉截图

  值得注意的是,在投诉人群中,不乏和王悦一样缴纳了399元加盟费的未来集市“掌柜”(即店主)。一位网名为“未来集市钱多多”的投诉者称,她于7月14日开店,等到8月4日首次提现时,平台以银行卡错误为由未予到账,她的账号于当月20日被封,并永久冻结。该网友在投诉中称,“投入精力时间金钱,就像割韭菜一样被割,选对平台很重要,就怕付出没有回报,还要倒贴钱,加上时间精力,真的伤不起。”

  记者暗访:

  入门缴费、拉人头和三级奖励

  10月8日,澎湃新闻记者通过微信联系上一名定位在山东的“掌柜”,其称如欲成为店主,须先投资399元购买会员礼包,在平台填写(或扫描)邀请码注册。所谓邀请码,就是每位用户在加入未来集市并成为店主后所获得的六位数字组合。

  未来集市掌柜群内,成员互称家人,不定期组织培训

  未来集市APP在其“集市指南”中写道,店主除了可以通过分享销售获得商品推广佣金;还可通过掌柜拉新赚取邀约新人奖励。前述山东店主告诉澎湃新闻,购买399元会员礼包只能成为普通店主,此后每招募一人成为新店主便可获得100元奖励,招募满20名店主后,可升级为优质服务商。据他介绍,成为普通店主后,还可获得另一项权益,无论是自购还是分享链接向他人销售产品均可获得商品价格6%至35%的佣金。他强调,只有成为店主才能加入掌柜微信群。

  未来集市掌柜群内流传的课程幻灯片截图澎湃新闻在一个成员逾百人的掌柜群内看到,店主们互称“家人”,且每日晚间7点左右,会由群主组织开展“社群运营”等培训课程,内容细致到如何制定群规、制定入群欢迎语、安排“托儿”与自己互动等等。

  每月10日,群主还会向成员分享内容为“未来集市提现到账”的银行短信提示截图,并发送激励语,或者发送店主向创始人吴召国表示感谢的微信截图。

  掌柜群内,群主向成员分享内容为“未来集市提现到账”的银行短信提示截图
  掌柜群中流传的会员感恩吴召国的微信截图

  一名定位在广东的店主告诉澎湃新闻,未来集市有着一个“不能对外说”的规则,即如何成为最高等级的“战略合伙人”。他介绍,成为优质服务商后,每新拉一名店主的奖励升级为200元,当旗下店主总数(包括团队成员向下发展的新店主)发展到750人以上,即可升级为“战略合伙人”,“战略合伙人的亲自拉新奖励为260元每人,团队中每进一位店主亦可获得160元奖励。”

  涉嫌传销:

  7家公司13个账户遭法院冻结

  因为未来集市入门缴费、拉人头和多层奖励的经营模式,使得关于其涉嫌传销的质疑不断。

  7月10日,未来集市官方微信公众号上线十天即被微信关停,理由是“涉嫌违规分销”。9月2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则湖南省衡阳县人民法院9月24日作出的行政裁定书,申请人为衡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下称“衡阳县市监局”)。

  裁定书显示,衡阳县市监局在查处广州未来集市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广州美埠购商贸有限公司、广州聚宝坊投资有限公司、广州优智商贸有限公司、广州思埠网络开发有限公司、深圳什么都有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广东思埠集团有限公司涉嫌传销一案中,为防止被申请人转移或隐匿违法资金,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冻结上述企业银行账户。

  衡阳法院裁定冻结未来集市及相关13个帐户的行政裁定书截图

  10月12日,澎湃新闻从衡阳县市场局获悉,七月中旬,该局接到自称是未来集市会员的消费者举报,称未来集市多层奖金制度涉嫌非法传销,该局遂立案调查。据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方姓负责人介绍,未来集市对会员的分级门槛及奖励制度均与前述记者暗访所获情况基本一致,“销售产品的利润很小,拉人头的利润则很高,涉嫌传销。”该名方姓负责人表示,近期未来集市方面已有公司高层前往湖南当地对相关情况进行了解,“对方称其运营模式是让利消费者,否认传销说法,目前案件仍在调查中”。

  天眼查信息显示,广东思埠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思埠集团”)法定代表人正是未来集市创始人吴召国,且广州美埠购商贸有限公司、广州聚宝坊投资有限公司、广州优智商贸有限公司和广州思埠网络开发有限公司4家公司均为思埠集团100%控股的全资子公司。深圳什么都有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则由未来集市认缴95%股份。

  上述裁定书显示,衡阳县法院经审查认定,未来集市通过设立“未来集市APP”电子商务平台涉嫌从事传销行为,其与上述6家公司开设的银行账户为涉嫌传销资金沉淀账户,因此裁定予以冻结前述7家企业银行账户及理财产品、财付通商户号及所绑定的所有13个银行账户。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浩告诉澎湃新闻,依据《禁止传销条例》,未来集市的经营模式属于法律规定的传销行为类型,即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牟取非法利益的行为,涉嫌非法传销。

  公开报道显示,针对公司账户被冻结一事,未来集市于9月30日发布官方声明表示,目前公司一切运转良好,平台依法合规运营。自7月中旬开始,已积极联系相关政府部门,配合访谈、问询以及部分账户冻结查证等调查行动,希望未来集市的“掌柜家人们”不要恐慌,并表示,“这是政府正常的调查监管流程”。

  10月12日,澎湃新闻针对上述情况致电未来集市,未获得回音。

  灵魂人物:

  创始人吴召国快手帐号已删

  在未来集市会员内部,“大舅哥吴召国”是当之无愧的“灵魂人物”。

  据《南方日报》2015年报道,吴召国是山东临沂人,高考落榜后,曾一度在街上发过传单,卖过油漆,还曾挨家挨户到美容院推销化妆品。2010年,吴召国转战广州,担任过某化妆品品牌全国总代理,3年后成立了自己的广州黛莱美化妆品有限公司。2014年3月,广州思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即广东思埠集团前身。

  思埠官网称,思埠旗下拥有广东幸美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广州思埠无纺制品有限公司等三十多家战略合作伙伴,“年产值争创百亿”。

  但相比营销业绩,吴召国更为人熟知的是他的演讲能力。在每次会议或论坛中,“梦想”与“公益”是吴召国必谈的重要话题。澎湃新闻注意到,在一些网络直播平台上,能搜索到大量吴召国演讲的视频。

  另一边,吴召国仍然信奉依靠广告走红的思路,仅2014年思埠总体广告投放达3亿,旗下品牌代言登陆央视、湖南卫视等电视台。吴召国曾对媒体预言,思埠未来将向微商渠道的平台转型。

  今年7月,吴召国带着主打分享式“圈层电商”的未来集市APP亮相,然而涉传风波将他和未来集市拖入舆论漩涡。10月12日,快手中已搜不到吴召国本人的账号。

  帐户冻结消息传出后,快手平台查封了吴召国帐户,但仍可找到其大量演讲视频

  对于涉嫌传销的质疑,吴召国曾如是回应:“我们是纳税企业,主体公司和40家分公司今年一季度纳税4000多万元。”花都区有关部门人士曾向《南方日报》记者表示,思埠落户花都第一年已交税两千多万元。

  澎湃新闻注意到,除了执掌多家公司外,吴召国还有另一重身份——政协第十届广州市花都区委员会委员。据南方+报道,2018年1月,吴召国曾出席政协广州花都区委员会第十届第三次会议,听取有关工作报告,并建言献策。

  监管之困:

  社交电商为何难离传销阴影

  社交电商涉传并非孤例。

  早在2017年,云集微店因以“交入门费”“拉人头”和“团队计酬”的行为开展运营,涉嫌传销,被市场监管部门罚款958.4万元。2019年3月14日,花生日记因涉及传销违法行为,被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责令改正,并累计罚没7456万元,创下目前中国社交电商领域最大处罚。

  社交电商迅猛发展背后,合规问题日益凸显。与传统电商相比,社交电商拥有体验式购买、用户主动分享、销售场景丰富等特点,更加有利于用户的拉新、留存和转化。周浩认为,社交电商之所以难与传销切割,根本原因是社交电商的经营模式:社交电商经常采取的会员模式和激活朋友圈,无形中就与传销的交入门费、拉人头、团队计酬相互交织在一起。

  “要做好合规,就要与传销彻底区分,即以真实的,合理的商品销售作为谋利方式,而不是打着销售商品的幌子,通过拉人头建立金字塔等级,获取人头层级的入门费。”周浩说。

  周浩说,刑法意义上的“传销”与工商行政执法层面的“传销”存在一定区别,被认定为《禁止传销条例》所规定的“传销活动”并不一定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但是行政执法与刑事犯罪之间的界限,不应影响行政机关执法的力度,“商业行为被定性为违法传销,虽尚未构成犯罪,执法机关同样要加大执法力度,通过现场检查,一旦发现违法传销,要停止违法活动。”

  周浩说,监管的难题在于如何准确甄别社交电商是否属于违法传销。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9年1月1日起实施的《电子商务法》对社交电商划分至电子商务的细分领域进行监管。今年5月,《社交电商经营规范》也已结束公开征求意见。

  周浩认为,社交电商作为新型商业模式,合法与否要进行实质的判断,不能一看到会员模式、缴纳会费就断然地认定为传销。由于社交电商与传销之间难以界定,有必要以法规的形式界定社交电商运营规范,帮助社交电商合规化发展。

  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顶一下
(75252)
踩一下
(61300)
------分隔线----------------------------
------分隔线----------------------------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